首页 > 股吧 >

吉林敖东股吧(吉林敖东股吧东方财富)

股吧2022-06-21 17:35:2148
吉林敖东股吧(吉林敖东股吧东方财富)

距正式发布三季报仅过了七天,广发证券的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反超第一大股东。而这家千亿市值的券商,在投行业务被叫停之后,是否有新的方向?

公告披露主要股东增持

11月6日晚间,广发证券继发布当年累计新增借款超过上年末净资产的40%的公告后,又有一条涉及股东增持的公告。

据公告披露,辽宁成大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:辽宁成大,股票代码:600739.SH)基于对中国资本市场及广发证券未来持续发展的信心,于2020年3月23日至2020年11月5日合计增持7,596.58万股,持股比例由16.42%变为17.42%,增持比例为1.00%。

具体来看,今年3月23日至11月5日期间,辽宁成大及其全资子公司辽宁成大钢铁贸易有限公司(简称:成大钢贸)的全资子公司成大钢铁香港有限公司(简称:成大钢铁香港),合计增持广发证券H股8,830.28万股,占总股本的1.16%;与此同时,辽宁成大通过转融通出借1,233.70万股,占总股本的0.16%。

一增一减之后,辽宁成大及其一致行动人,合计持有广发证券17.42%的股份。

为何辽宁成大要如此操作?AH股的高溢价可能是重要因素。

据证券时报报道,在辽宁成大增持期间,广发证券H股的累计涨幅为38.36%,A股涨幅则是18.63%。

截至11月6日收盘,广发证券H股报收10.96港元/股,按照1港元=0.85人民币的最新汇率计算,折合人民币9.33元/股,而A股11月6日的收盘价为16.06元/股,AH股溢价率达72.08%。

二股东或将上位大股东

港真,看到辽宁成大四个字,行家心头一愣。这不就是广发证券的三家主要股东之一吗?

就在10月30日,广发证券最新发布了2020年三季报。截至9月30日,辽宁成大直接持有12.38亿股,持股比例为16.24%,仅次于第一大股东吉林敖东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:吉林敖东,股票代码:000623),后者直接持有12.57亿股,持股比例为16.43%。而第三大股东中山公用事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:中山公用,股票代码:000685.SZ),直接持股比例为9.81%。

在三季度末,两家大股东的差距只有小数点后面的数字。如今,辽宁成大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增至17.42%,反超第一大股东吉林敖东。

那么,吉林敖东地位是否不保?

行家注意到,广发证券三季报十大股东列表之后,还有一行小字——

截至三季度末,吉林敖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A+H股合计占总股本的18.01%;辽宁成大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为16.96%;中山公用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比例为10.34%。

在辽宁成大增持之际,吉林敖东的动向依然成谜。

再来说说辽宁成大,其背后浮现了广东民营机构的身影:

其今年新上位的第一大股东,韶关市高腾企业管理有限公司(简称:韶关高腾),正是广东民营投资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:粤民投)旗下全资子公司。

2019年三季度末,韶关高腾尚未出现在辽宁成大十大股东中;但在2019年底,韶关高腾持股比例达到5.00%,触及举牌线。2020年2月19日,韶关高腾持股比例增至12.46%,超过原第一大股东辽宁省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(简称:辽宁国资,持股11.11%),成为第一大股东。截至一季度末,韶关高腾持股比例继续增至12.61%,并保持至今。

在今年2月10日,韶关高腾曾承诺12个月内不谋求控制权。但2020年转瞬即逝,接下来的2021年,是否会继续动作?

投行“缺位”后最新季报

行家进一步梳理了广发证券的三季报。纵向来看,广发证券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和净利润均为2015年以来的新高。

数据显示,广发证券前三季度营收为214.12亿元,排名上市券商第六位;同比增长23.36%。净利润为81.40亿元,排名上市券商第五位;同比增长44.95%。

主要业务方面,广发证券自营业务(以投资收益-联营合营收益+公允价值变动损益计)揽收62.75亿元,同比增长20.15%;经纪业务(以代理买卖证券业务净收入计)收入50.14亿元,同比增长52.01%;资管业务(以受托客户资产管理业务净收入计)暴增65.23%,以47.05亿元跻身前三;信用业务收入(以利息净收入计)为30.52亿元,同比增幅为32.79%;投行业务收入(以证券承销业务净收入计)同比下滑33.25%,仅为5.94亿元。

今年年中,因“康美”案发,广发证券被证监会予以重罚:保荐资格暂停半年(2020年7月20日-2021年7月19日),债券承销业务文件暂停受理一年(2020年7月20日-2021年7月19日)。

这一重大事件,也体现在广发证券的合并利润表中。

行家注意到,广发证券投行业务第三季度单季营收为1.73亿元,占总营收的比例仅为2.40%;而在2019年第三季度,投行业务收入为3.69亿元,占比为6.80%。在2020年Q1-Q3,广发证券投行业务的同比增速分别为-11.99%、-29.59%和-53.07%,呈加速下滑态势。

行文至此,行家沉思未已。

在股权方面,广发证券前两大股东的持股比例“胶着”,是否会打破多年以来“三驾马车”的均衡态势?

辽宁成大背后的粤民投,是否会进一步谋求控制权?并以此为跳板,将广发证券这家市值千亿的券商纳入囊中?

在业务方面,监管处罚一年半载,终有“服刑完毕”之日。届时,其投行业务重新开始,是否会再上巅峰?

协助已经成为ST康美的康美药业,参与数百亿的造假大案,广发证券在监管处罚之外,是否会面临投资者索赔?

同类的案件,行家曾经报道过两起。

昆明机床案,因中德证券出具的财务顾问核查意见存在重大遗漏,云南省高院于2019年7月做出二审判决:由中德证券赔偿投资者70%的损失。

华泽钴镍案,成都中院于2020年1月作出一审判决,保荐机构国信证券和审计机构瑞华所,分别承担40%和60%的连带赔偿责任。

在监管趋严的当下,券业行家衷心希望能够搭建,专业、优质、靠谱的证券维权服务平台,与证券公司一起,积极帮助股民维权,挽回损失。

本文源自券业行家


    标签:

    ©2022股拓网浙ICP备2022001759号网站地图

    友情链接